新三板公司颂大教育3个月亏损近4亿元 近2亿募集

  近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对颂大教育实施风险警示,证券简称变更为ST颂大。这是由于颂大教育实控人卷入诉讼等因素影响,使得该公司在晚于规定时间才披露2018年年报,因此被面临ST的风险警示。

  2018年,颂大教育曾经接受万联证券的辅导,并拟赴A股上市,但却于2018年7月与万联证券签署了《终止辅导协议》,并于2018 年7月6日向湖北证监局报送了公司终止上市辅导的备案材料并完成备案,而在此前一个月,颂大教育财务总监辞职。

  曾经沸沸扬扬准备赴A股上市的颂大教育,从突然终止上市辅导,到实控人徐春林股权遭冻结,最后迟迟不能出具2018年年报。

  而更令人惊奇的是,非标年报显示,公司募集资金中2亿元不知去向,且上市公司在2018年最后3个月内亏损近4亿元。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4月8日,颂大教育实控人兼董事长徐春林已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此外,记者获得一份落款时间为4月23日,盖章为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限制消费令。

  文件显示,本院于2019年4月8日立案执行申请人天诺财富管理(深圳)有限公司申请 执行国内非涉外仲裁裁决一案,因徐春林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因此采取限制消费措施。不过,目前,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已无徐春林被限制消费信息。北京实现者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鹏告诉记者,从案号来看,该案涉及金额可能较大,而执行消费措施信息情况有可能双方已经达成和解或已经执行。

  根据颂大教育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截止到2018年9月30日,颂大教育合并收入1.85亿元,母公司营业收入1.47亿元。而到了2018年年报,颂大教育的合并收入仅有1.52亿元,较前三季度减少0.33亿元。

  同样缩水的还有母公司营业收入,与前三季度相比,母公司营业收入一整年比前三季度下降了0.12亿元,仅1.35亿元。而年报并未对这些收入差距给与任何解释。

  不仅如此,2018年三季报中之时,颂大教育的合并利润为2069万,归母净利润为2097万,且之前的累计未分配利润为1.63亿元。而到了年报,截止2018年12月31日,颂大教育累计亏损2.4亿元,2018 年归母净利润为-3.76亿元,未分配利润为-2.4亿元。

  对此,审计机构在年报中称,“颂大教育2018 年度资产减值损失2.2亿元,较2017 年度大幅增加,其中颂大教育对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单项计提坏账准备2.1亿元。颂大教育管理层未能向我们提供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相关资料。我们无法获取用于判断的上述减值测试结果合理性相关的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因此我们无法确认相关资产减值准备计提的准确性,亦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资产减值损失及财务报表其他相关项目作出调整建议,以及无法确定应调整的金额。”

  “2018年颂大教育营业利润-2.65亿元,其中资产减值损失2.2亿元(形成亏损的主要原因),营业亏损为4300万元(加上营业外支出1.15亿元),净利润为-3.78亿,所有的信息结合起来看,公司很有可能在2018年之前就亏损了。”一位审计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另一位审计人士表示,单项计提需要提供证明,说明减值原因。“今年一大把计提减值,如果之前的收入是真的,那就是内控存在问题,以致于存在如此大规模的坏账。”

  营收差距只是颂大教育财务疑云的冰山一角。记者查询年报发现,会计师事务所对颂大教育年报相关内容给出了“无法出具审计意见”的意见。理由是颂大教育将欠款列入营业外支出。

  2018年,颂大教育欠华大天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5500万元、华颂信息传媒(武汉)有限公司1570万元、徐春林3576万元,共计欠款1.06亿元,但是这些欠款全部计入营业外支出。

  颂大教育在年报中表示,上述借款事项与职务侵占案涉案人员相关,现由于经办人无法取得联系,相关协议缺失,财务资料不完整,导致资金使用去向不明,故计入营业外支出。

  对于资产减值损失,颂大教育在年报中解释为“报告期内单项重大且预期不能收回的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账款全额计提坏账所致。”

  对于金额较大的应收账款,颂大教育年报解释到:“单项金额较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1.9亿元,其中1.8亿元为2018年5月16日颂大教育通过募集资金专户浦发银行武汉东湖高新支行转入济南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亿元,于当日转为定期存款,到期后转回到颂大教育募集资金专户1942.8万元。”

  也就是说,2.2亿元资产减值损失的最主要构成为2亿的募集资金存入济南农商行后,剩余的1.8亿不知所踪的款项。

  但是在年报中,颂大教育再一次提到募集资金用途的时候,说法跟前述表述自相矛盾。

  在年报P35-36页,颂大教育称一共募集资金2.8亿元,2亿元存放于济南农商行,其中1.8亿元未收回,同时又明确称2.8亿募集资金中除去发行费用1200万,幼儿园装修2000万和产品云端化建设之外,剩余的2.18亿,用于补充了公司的流动性。”

  同一笔资金如何能够既去向不明又补充实现对公司流动性的补充,到底是去向不明还是补充流动性,公司并未披露。

  记者试图联系颂大教育董办人士了解上述疑问,但截至发稿电话无人接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