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舞出圈诠释社会新风尚流行更迭凸显文化大繁

  《这!就是街舞》第二季完成了节目对街舞精神中国化的深度转换和价值观的本土化表达。

  舞蹈,作为肢体语言艺术,有着较高的观赏门槛,而更为小众的街舞则过于专业化,因风格迥异的舞种和类别繁多的术语难以出圈。

  垂直细分题材的《这!就是街舞》第二季,通过还原真实场景以及强化和平竞争等叙事策略,实现街舞与综艺的触碰与有机融合。

  节目依据本土理念重构街舞精神,推动具有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的街舞艺术广泛流传,助力街舞文化构筑不同社会圈层的情感联结和多元文化场域的同频共振。

  场景,作为综艺内容呈现的重要空间构建元素,往往代表着节目的基调与风格,展现着节目的内涵与诉求,传达着节目的情感与愿景。

  《这!就是街舞》第二季在视效的设计布置上守正创新,延续上季让选手直接在具有浓郁中国风的街道上竞演的方案:4位队长同围观舞者聚集在还原现实的街舞场景中,不仅有效地拉近了两者的空间距离、强化了人物关系,更能凭借强烈的现场感打造品质精良的沉浸式真人秀,为观众营造悦动的氛围和震撼的视听享受。

  节目以“竞”作为故事演进的核心线索,对赛制等诸多要素进行迭代升级,人与人的冲突、人内心的冲突被生动地刻画出来。

  例如,第二季在海选和晋级阶段取消舞者海选待定的选项,增设队长斗舞抢毛巾的环节,采取抽签随机分组进行齐舞比拼的方式主动塑造奇观盛宴、设置爆燃议程,加快了叙事节奏、提升了刺激观感。通过残酷的竞争规则、期盼的竞争目标、巧妙的悬念设计、繁多的冲突矛盾,使故事内核进一步回归街舞勇于挑战、永不服输的本源气质。

  《这!就是街舞》第二季降低了街舞的观赏门槛,向观众呈现了专业而精湛、激烈而燃爆的街舞秀,推广了各大厂牌的优秀舞者,传播了众多细分的舞种、术语以及庞杂的街舞知识。

  节目在场景和情节叙事上实现街舞与综艺的触碰与有机融合,从而获得广泛黏性用户的持续观看和深度认同,促成收视与口碑的双丰收,成为垂直细分综艺的爆款典范。

  归属亚文化的街舞,自诞生之初就带有鲜明的街头属性与个体创作的特性。早期的街舞文化发起者们,通过奇装异服和肢体动作等象征方式所维系的街舞这一社会行为来传达自身的内心情感、人生态度和价值追寻。

  《这!就是街舞》第二季对西方街舞精神进行扬弃和转换,重新建构具有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的街舞文化,展现出节目选取街舞小切口,背靠青年时尚潮流人群的大市场,阐释本土化街舞理念的正方向。

  除去带有中国风的街道场景、音乐素材和民族乐器等视听符号外,节目在客观再现街舞动作、描摹街舞文化时,利用不同手段在人物、道具和冲突等叙事元素上,重构与传递街舞以热爱、尊重与团队为内核的精神。

  例如,毛巾作为对舞者实力认可与尊重的情感物化道具,成为推进剧情的导火索。跨越年龄、性别、国家等因素构成的多元选手都全力以赴展现自己精湛的舞技以赢取稀缺的毛巾,无论是齐舞还是斗舞,即使受伤也不退场,即使实力不济也迎难而上,表现出对同伴、对手、舞台乃至街舞本身的极大尊重与热爱。

  这些多元的叙事手段交织在一起,完成了节目对街舞精神中国化的深度转换和价值观的本土化表达。

  《这!就是街舞》第二季没有沉溺于肤浅感官体验和碎片化叙事,而是通过街舞的展演,激起人们对边缘艺术的再审视和对小众文化的包容与欣赏。许多引起热议的原创作品同舞者一起传达对生活的感悟和积极正向的价值观,不断扭转社会对街舞的固有偏见和刻板印象,弥合不同文化场域的误解与分歧。

  此外,街舞成为连接不同社会圈层的有效中介。节目通过与观众产生的深度认知共识和深厚情感归属纠正走入误区的文化形态,调节较为偏激的社会生态。节目中塑造的众多舞者也成为某一领域的“意见领袖”和优质偶像。比如,地板舞传奇舞者金小根不顾自己的身体负荷,使出10年前赢下全世界的招数挽救战队淘汰选手,展现出坚韧拼搏的态度和团队奉献的精神,让观众为之动容。

  此外,4位队长没有游离于节目的竞技体系外,而是发挥自身的超群舞技、人格魅力以及组织协调能力,独创“沉浸式指导”,身体力行投入编舞、排练和比赛,不仅帮助舞者展现最强实力,还在朝夕相处间促使每个战队收获了深厚的友谊和归属感,培养了共同进退的团队精神和体育精神。

  今年,共青团中央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时,联合《这!就是街舞》栏目组推出街舞快闪,尝试用新潮形式传递新时代爱国情怀,引起广泛热烈的反响。

  今年4月25日到5月4日,由共青团中央社会联络部、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办,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全国街舞联盟、相关省市团委承办,《这!就是街舞》栏目组支持的“跃动我青春•筑梦新时代”——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主题快闪活动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主要城市以及澳门特别行政区圆满落幕,千余名青年代表以“跃动我青春•筑梦新时代”为主题,在上海中共一大会址、延安宝塔山、贵州遵义会址、兰州黄河岸边和澳门新填海区等具有历史意义的地标性区域,用歌曲《红旗飘飘》作为主题音乐,结合多种街舞风格,通过便于传播、易于学习的街舞动作和手势,结合当地文化特色,以贴近青年时尚的街舞快闪形式,表达了新时代青年“我们正青春,我们爱祖国”的内涵。

  这表明亚文化与主流意识形态对立的消解,意味着街舞助力社会中心与边缘同频共振的效用,更展现着民族复兴与文化自信背景下多元文化“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繁荣图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