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能社会共治食品安全

  在现代社会,食品安全具有最广泛的利益相关方和命运共同体。《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加强食品安全工作的意见》从风险交流、普法和科普宣传、社会监督、投诉举报机制等视角,强调推进食品安全社会共治,为食品安全治理现代化赋予了新时代内涵。

  市场机制和行政监管曾经是各国应对食品安全问题的主要手段,并且取得了诸多成效。然而市场是逐利的,监管则容易固化,即便在经济发达的工业化国家,依然存在因市场和政府“双重失灵”引发的食品欺诈等恶意事件。正如卡尔·波兰尼所说,原子化的个体无法防范现代社会风险,市场经济甚至还会将之放大。因此如何发挥社会的整体力量作用,成为一个紧迫的命题。

  近年来,国际上的新趋势是通过信息化、可追溯等机制赋能消费者,提升食品安全保障水平。与之相关的是,由于许多食品从业者是社会基础阶层人士,因此提升其食品质量安全内部管理水平,同样是各国监管当局关注的命题。在我国政策语境下,食品安全需要嵌入社会共建共治共享的体系,即格局共建、风险共治、成果共享,这也成为食品安全社会共治的三个基本维度。

  一是优化社会结构,共建治理格局。需要研判并厘清食品安全风险脆弱群体,包括低收入群体、农村居民、老年人儿童等特殊人群,有针对性地采取风险交流、科普宣传、定向补贴等政策手段,提升其风险防范能力。从宏观层面研究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分层对食品安全整体绩效的影响,在此基础上提出食品安全规划和战略的时间表和路线图。

  二是引导社会行为,共治重大风险。企业自治、行业自律、消费者参与、媒体监督、投诉举报都是应对现代社会食品安全风险的有效手段,其本质上没有高下之分。从概念上说,监管是政府对市场主体行为的引导和限制。过去我们更多注重监管的“限制”功能,不论是发证、检查还是处罚,本质上都是对行政相对人利益的减损。那么,如何发挥监管的“引导”作用,通过建章立制、激励约束等机制设计形成增益,让社会行为形成对市场和政府的有效互补,是需要各级监管部门深入思考的。

  三是管理社会预期,共享发展成果。食品安全是重大民生、重大经济和重大政治问题,其与健康中国、高质量发展、社会风险防范均形成内在关联。因此,我们不能把食品安全单纯看做守底线的活,更应该是争上线的事。对于地方党委政府而言,如何将食品安全与中心工作结合起来,是值得思考的问题。不论是“打造食品安全经济”,还是“创建食品安全城市”,抑或“培育食品安全文明”,都不啻为创新的好视角。

  赋能社会的目的,是让社会塑造安全,社会助力安全,社会检验安全。这是食品安全治理现代化的题中之义,也是现代监管型国家建设的必由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