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港学人之诸葛慧:做中美社会学的桥梁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政府与公共政策学院名誉教授诸葛慧(Joseph Galaskiewicz)著有《交换网络与社区政治》《社会组织与城市救助经济》《社会网络分析前沿》(合著)、《不确定时代的非营利组织》(合著),是2016至2017年度亚利桑那大学研究生院教学与指导奖的共同获得者和2014年非盈利和志愿行动研究杰出成就和杰出领袖奖的获得者,1980年以来连续获美国国家自然基金资助。

  诸葛慧告诉记者,与社会学结缘,是年轻时就埋下的种子。上世纪60年代,诸葛慧还在读本科,那时候美国发生了非常大的社会变动,而他非常想了解这些社会变动产生的原因,本来对哲学感兴趣的他就这样转投了社会学。

  本科期间,诸葛慧作为社区组织者为芝加哥市服务,从而接触了非赢利组织提供的服务。在社区组织的实践中,诸葛慧发现社会网络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进而产生了研究社会网络的想法。

  “社交网络不仅仅对个体意义非凡,对社会亦然。”而非赢利组织正是一个典型的社交网络形成的地方。“非赢利组织对社交网络结构造成影响,社交网络结构对人们的信任感造成影响,人们信任感的高低又会对政治结构形式造成影响,而这引入了我们这次讲座的主题——非盈利部门、社会资本与民主治理。”诸葛慧笑着说。

  从事社会学研究时,经常需要在各个国家间做调研,因而也常会面对各种政治问题和立场。诸葛慧认为,做社会学研究要保持中立的立场,不能把个人的偏见带到研究中,也不能“选边站”,因为一旦代入了私人的价值判断,难免会先入为主,影响结果的客观性与准确性,影响整个研究的走向。“一旦你‘选边站’了,就相当于给自己戴上了‘眼罩’,再也看不见其他的东西了。”他边说边用手在自己眼镜旁比划。诸葛慧还强调,要用开放包容的心态对待所有不同的文明,每一种文明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无论是在讲座中,还是在接受采访时,诸葛慧始终强调,要基于某些地区的历史及时事政治来分析该地区特定的数据,不能将同一种分析方法无差别地应用于所有地区。“比如我在讲座中提到,泰国对民主的渴望性的较高得分令人惊讶,但是这个现象,应该结合泰国1996年的民主高潮,当时泰国被武装力量统治这一事实来分析推断。在做社会学研究时,要基于当时的情景与文本做分析。”

  这并不是诸葛慧第一次来中国,早在1988年,诸葛慧就作为访问学者在南开大学工作,一直到2014年。他认为,1988年左右是中国社会学重生的时间,南开大学是中国社会学研究很关键的一环,那个时候的中国社会学,正在经历一个被重新发现与回归的过程。

  而在中国呆的时间越久,诸葛慧就越发现自己不了解中国,因为两者的文化大不相同。“这就像婚姻。你和一个人结婚越久,你发现你越不了解自己,也越不了解婚姻。”诸葛慧笑着说。

  作为中国管理协会的创始人之一,诸葛慧和很多中国学生、学者都打过交道,在他眼中,“他们都非常好。”诸葛慧表示,自己最重要的任务,是传播西方的社会学理论,并确保这些理论被恰如其分地理解了。“我就像中西方社会学的桥梁。”

  纵观中国社会学的发展,诸葛慧认为中国的社会学正在从单纯的引入、套用西方社会学理论转向研究中国内部的社会现象,这个转向“意义重大”。